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业务工作 » 研究成果 » 课题研究

打赢脱贫攻坚战还应重点破解农村贫困老人这个“硬核”——关于我省农村贫困老人精准脱贫的调研报告(摘要)

     字号: [ ]  视力保护色:

农村贫困老人作为贫困人群中的“硬核”,贫困发生率高、脱贫条件差,是脱贫攻坚中难啃的“硬骨头”,迫切需要给予更加有力、更加精准的政策扶持。为此,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成立调研组赴全省各市州及贵安新区,深入18个县(市、区)、40余个乡镇、50余个村居委会进行了实地调研,并发放调查问卷4000余份,通过实例和量化分析,从政府、社会、家庭等多个维度分析了农村老人的贫困原因与农村贫困老人脱贫攻坚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并据此提出了进一步打赢农村贫困老人脱贫攻坚战的对策建议。

一、我省农村贫困老人的现状

(一)农村老人贫困发生率高,占贫困人口比重大。截至2016年底,全省农村贫困老人69.94万人,占农村老人的比重为15.23%,高于全省贫困发生率4.04个百分点,占全省贫困人口的比重为18.51%。农村老人贫困发生率高,占贫困人口的比重大,扶贫任务极为艰巨。

(二)少数民族老人较多,教育文化水平普遍偏低。从民族结构看,少数民族贫困老人占比为49.08%接近一半。从年龄结构看,60-70岁的农村贫困老人占比为51.62%。从文化结构看,文盲贫困老人占比为44.72%小学文化贫困老人占比为49.34%。从性别结构来看,男性农村贫困老人占比为50.3%,女性农村贫困老人占比为49.7%。

(三)分布不均衡,少数民族地区和贫困地区人数较多。从全省农村贫困老人的地区分布看,遵义市为8.32万人毕节市为15.2万人铜仁市为8.22万人黔西南州为5.09万人黔东南州为12.61万人黔南州为8.38万人农村贫困老人主要分布在毕节、黔东南、黔南、铜仁等少数民族地区或贫困地区。

(四)现金收入少,生活来源主要依靠低保和养老金。抽样调查,大部分贫困老人的现金收入较少,其中月现金收入在500元以下的占比47.36%。主要原因是缺乏收入来源52.14%的农村贫困老人主要是依靠低保和养老金作为生活来源,有36.91%的农村贫困老人主要依靠子女供养。

(五)医保负担仍然较重,主要是慢性病花费多。抽样调查55.57%的农村贫困老人患有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等慢性疾病,其中有26.13%的老人花费月收入的五分之一以下用于慢性疾病治疗,有21.39%的老人花费月收入的二到五成用于慢性疾病治疗,有7.95%的老人花费月收入的一半以上用于慢性疾病治疗。在医疗保障制度的不断完善下,住院和大病的保障能力不断增强,但慢性病对贫困老人产生的医疗负担仍然较重。

(六)空巢老人较多,老人独居现象较为普遍。抽样调查,农村贫困老人中,与子女同住的老人占55.67%,独居的老人占44.33%,其中有子女的独居老人为36.96%,无子女的独居老人占7.37%。有子女但独居的贫困老人占比大,表明子女对老人的供养不足,照料不够。

(七)生活自理能力较弱,近三成贫困老人需要照料。抽样调查,农村贫困老人中,身体健康可以从事农业生产的为28.56%,不能从事农业生产但生活能够自理的为43.87%,需要别人适当帮助的为20.72%,完全需要别人照料和帮助的为6.19%,近三成贫困老人生活需要帮助或照料,这对农村公共养老服务提出了较高要求。

(八)精神孤独问题普遍,但多数老人不愿进养老院。从抽样调查,有40.72%的农村贫困老人常常感到孤独,表明农村贫困老人长期存在精神慰藉不足的问题。但是除生活困难且无人照料的五保户老人愿意进入养老院养老,绝大多数老人因传统的子女奉养观念或熟人社会的道德舆论压力都不愿意去养老院养老,接受进养老院养老的仅约占两成。

二、助推农村贫困老人脱贫攻坚面临的主要困难与问题

一是劳动能力下降,主要依靠低保救助养老调研发现,农村贫困老人现金收入按重要性依次为低保、自己劳动和子女供养、养老金、高龄补贴。在农村,人一旦年老,就进入贫困人群,让最低生活保障走上前台成为贫困老人的重要现金收入来源,让低保兜底成为贫困老人的主要养老手段。

二是传统孝道文化淡化,家庭赡养责任亟待加强。部分子女没有充分履行赡养义务,与老人分户,将养老责任丢给政府,导致有些原本不应该是贫困人群的老人实际生活十分困难,基层政府“扶”与“不扶”存在两难。

三是医疗负担较重,“因病至贫”问题仍然突出。对贫困老人,医疗费用支出仍是一笔随年龄增长变得越来越重的经济负担医疗负担要高于普通人群,药费支出占比较高、易地就医报销少报销难、医保不报销护理费、为农村老人购买的体检和慢性病服务落实较差等问题依然突出。

四是发展产业脱贫难,多数政策难以适用贫困老人。农村贫困老人自身文化素质不高和劳动能力下降,发展产业即缺劳动力,也缺资金。如银行一般不对60岁以上人群发放贷款,即使是针对贫困户的“特惠贷”等政策性金融产品,60岁以上的贫困老人也被排除在外,享受不到金融扶贫的政策红利。

五是资源管理机制不“活”,资源闲置与匮乏问题并存。一方面,部分敬老院空置率较高另一方面,为农村老人提供就餐、生活照料、日间休息、文化娱乐等服务的农村幸福院覆盖率只有30%,缺设施、缺经费,缺管理人员

三、进一步加强农村贫困老人脱贫攻坚的对策建议

破解农村贫困老人这个“贫中之贫”“困中之困”不仅要精准扣好民政兜底保障的扣子,还应参照打赢深度贫困县、极贫乡镇和深度贫困村脱贫攻坚战的战略部署和举措,由省委省政府统筹制定“一盘棋”扶持战略,从低保兜底、产业扶贫、医疗保障和金融扶贫等多方面共同攥紧“拳头”出击,才能确保农村贫困老人的攻坚战取得胜利。

一是加强统筹下好“一盘棋”,提高农村贫困老人帮扶的政治责任。建议压实农村贫困老人脱贫攻坚战的政治责任,政府部门高屋建瓴的制定打赢农村贫困老人脱贫攻坚战的专项扶贫文件,统筹做好责任划分和资金整合要求。要以民政兜底保障为基本,统筹民政、卫计、财政、金融等多方面资金,加强各部门对农村贫困老人的资金投入力度、制定3年帮扶目标,形成以家庭赡养为基础、农村互助幸福院为依托、乡镇敬老院托底保障为补充的农村养老服务格局。

二是扣好民政兜底的“扣子”,兜住农村贫困老人的基本生活底线。建议从精准确定兜底保障对象、精准设立兜底保障标准、精准确立兜底保障内容三个方面精准兜底扶持,进一步扣好民政兜底保障“扣子”,提高对残疾人、孤寡老人、长期患病者以及“无业可扶、无力脱贫”的困难户的兜底水平。提高以敬老院、农村幸福院等为依托的农村公共养老服务供给服务能力,其中对敬老院要控制建设规模,把闲置的资源利用起来,提高利用率。对农村幸福院建设不足、没有运行经费的问题,要加强资金投入力度,尽快实现全覆盖。

三是压实村级组织的“担子”,督促子女落实家庭孝老养老责任。村级组织要切实担负起“孝亲敬老”的监督责任,着力从倡导德智,孝亲敬老;增强自治,共同扶老;依靠法治,保障权益三个方面,督促子女履行赡养义务,不能把其养老责任转嫁到政府身上

四是拓宽增收致富的“路子”,增加农村贫困老人的收入水平。着力将农村贫困老人的土地、林地、池塘等资源按照“三变”改革的方法统筹流转到村集体或合作社管理,由村集体经济或合作社代为发展,将其资源尽最大可能转化有收益的资产,每年向贫困老人支付稳定的报酬。着力优先考虑中低龄贫困老人就业,对吸纳中低龄贫困老人达用工人数30%以上的企业、合作社和村集体经济,可在用地、供电、供气、供水等方面给予优惠,并减免地方所得税分成部分。着力要求利用产业脱贫攻坚子基金的企业、村集体经济和合作社设立“孝老股”,每年要按照实际经营受益情况分红给贫困老人。“特惠贷”条件适当从60岁以内放宽到70岁以内,增强60-70岁中低龄贫困老人的资金扶持。

五是织密医疗保障的“兜子”,让农村贫困老人看得起病和方便看病。重点从农村贫困老人门诊需求存在着明显被收入压抑,贫困老人发生普通疾病时选择不治疗,从而使“小病”转变为“大病”的问题入手,减轻医疗负担。建议设计额外的报销补贴计划,试点增加门诊治疗的范围;加强对乡村医疗卫生所(站)建设力度;加快研究降低医疗救助理赔门槛,试点护理保险;适当提高向基层医疗机构购买农村老人体检和慢性病检查等服务的采购价格,提高基层医疗机构提供服务的积极性;适当增加基层医疗机构廉价常用药的目录范围,保证基层医疗机构廉价常用药供应充足。

六是做大养老保险的“盘子”,增强养老金对农村老人的养老保障作用。建议鼓励村集体经济、龙头企业、专业合作社等为农民缴纳养老金,对为农民缴纳的养老金部分可参照有关规定减免税费,提高农民的缴费水平;增加各级财政对农村老人的养老投入,保证财政对农民养老的投入增长幅度不低于同期财政收入的增长幅度参照城镇职工退休工资的增长速度,逐年提高农村养老金支付水平,其中中央政府应在现有的政策基础上给予更多的资金支持逐步将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基金从县级管理过渡到省级管理,提高管理水平与支付能力。


课题指导张绍新

冯文岗张物现

冯振刚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