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业务工作 » 研究成果 » 课题研究

积蓄高质量发展强大势能

     字号: [ ]  视力保护色:

积蓄高质量发展强大势能

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与企业发展研究部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必须坚持质量第一、效率优先,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重点在“破”“立”“降”上下功夫。产能过剩,不仅无效占用资源,而且阻碍经济转型升级,直接危及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因此,中央把去产能"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和破解无效供给的重中之重。只有坚决破除无效供给,该淘汰的果断淘汰,该退出的彻底退出,才能真正实现市场的优胜劣汰,为培育发展新动能腾挪出足够空间,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

近年来,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潮中,我省以更严标准、更高目标积极有效实施去产能,制定了《贵州省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实施方案》、《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实施方案》两个工作方案,同时出台了《关于成立贵州省化解煤炭行业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领导小组的通知》、《关于成立贵州省化解钢铁行业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领导小组的通知》、《关于煤炭工业淘汰落后产能加快转型升级的意见》等配套政策文件,在条件复杂、困难较大的环境下去产能取得了明显成效2016年,我省提前完成“十三五”期间压减220万吨粗钢产能任务,并通过国家验收;关闭煤矿121处、化解过剩产能2107万吨,完成9万吨以下煤矿全部退出;化解水泥产能50万吨、电解铝产能2.63万吨。2017年,关闭退出煤矿120处,淘汰落后产能1749万吨;取缔11家“地条钢”企业产能166.8万吨;停建水泥产能630万吨、电解铝产能30万吨。通过主动压减过剩产能,持续淘汰落后产能,引导退出低效产能,稳妥实施产能置换,全省供给结构进一步优化,供给质量和效益明显提升,尤其是煤炭、冶金产业逐步走出发展困境,效益大幅好转。2017年,煤炭行业实现利润97亿元,是2016年的3.09倍,利润在保持多年低位平稳后首次出现明显上扬;企业亏损面为20.5%,比2013年降低20.3个百分点;亏损企业亏损额23亿元,比2013年减少17.8亿元。冶金行业由2013年全行业亏损6.11亿元,回升至2017年底盈利2.6亿元,首钢水钢扭转了连续6年亏损的困境。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各地区各部门要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决策部署上来,重点推进‘三去一降一补’,不能因为包袱重而等待、困难多而不作为、有风险而躲避、有阵痛而不前,要树立必胜信念,坚定不移把这项工作向前推进”。去产能是一个“刮骨疗毒”的调整过程,注定要伤及企业筋骨,带来的必然有阵痛,但不去产能只会使问题越来越多,最终陷入长痛的困境。“去旧”肯定有阵痛,但阵痛过后是“新生”,必然带来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的新机遇,才能实现新旧动能转换,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不惧涅槃之痛,方能浴火重生。因此,我们必须牢固树立起知难而上的必胜信念,以刮骨疗毒的勇气、壮士断腕的决心、舍我其谁的魄力,打好化解过剩产能攻坚战,誓将“去产能”进行到底,抓铁有痕、踏石留印,积蓄起贵州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势能。

一是加快推进过剩产能有效化解。继续严格标准倒逼去产能,严格执行环保、能耗、水耗、质量、技术、安全等法律法规、标准和产业政策,倒逼过剩产能退出。鼓励各地超前谋划、自我加压,因地制宜提高淘汰落后产能标准,建立科学的动态淘汰落后产能的中长期标准。加强宏观调控和市场监管,大力开展严禁新增过剩产能专项整治行动,坚决化解煤炭、钢铁行业过剩产能,继续淘汰煤炭落后产能,严防“地条钢”死灰复燃。严格规范煤炭、钢铁、电解铝、水泥等行业项目建设秩序,不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核准备案产能严重过剩行业新增产能项目,严格落实产能“等(减)量置换”要求,坚决杜绝产能“边减边增”。鼓励企业通过主动压减、兼并重组、转型转产、搬迁改造等途径,退出过剩产能。充分运用大数据技术改进经济运行监测和风险预警,建立完善设备注册制度和产能监测体系,形成包括生产能力调查、测算、发布在内的工业产出和产能利用监测预警制度。

二是加快推动“僵尸企业”出清重组精准出清国有“僵尸企业”,以钢铁、煤炭产业为重点,采取兼并重组、资本运营、创新发展、关闭破产等方式进行处置,鼓励非国有资本参与国有“僵尸企业”改制重组。分类处置非国有“僵尸企业”,对严重资不抵债的依法破产清算,引导有一定资产价值的通过兼并重组盘活资产,扶持经营困难但市场前景好的企业。着力构建“保底线、可流动、再就业”于一体的企业退出保障体系。对下岗失业人员提供基本保障,守住社会稳定底线。加快社保制度改革,实现养老金等可携带,让人员有可流动性。优先将“僵尸企业”下岗职工纳入就业创业扶持范围,做好失业人员转业转岗培训,搭建创业平台。高度重视分享经济在化解就业压力中不可替代的作用,搭建政府企业平台,创造高效宽松的新经济发展的体制机制环境。

三是构建发展先进产能和淘汰落后产能的良性互动机制。鼓励煤炭、冶金、有色、水泥、电解铝等行业优势企业实施跨行业、跨地区、跨所有制减量化兼并重组,实现区域联动融合产业联动,用先进产能替代落后低效产能。深入实施“千企改造”工程,以高端化、绿色化、集约化为主攻方向,运用技术、质量、标准等市场化手段,“一企一策”督促指导企业制定改造方案,明确时间表、绘制路线图,提高企业生产技术水平和效益,优化存量产能。加大“千企引进”力度,围绕基础工艺、关键领域、重点产业和薄弱环节,“一业一策”制定完善产业链全景图,重点瞄准世界500强、国内500强及民营100强,开展建链强链补链专项招商,大力发展先进产能。探索政府引导、企业自愿、市场化运作的产能置换指标交易,积极争取国家产能“减量置换”政策,支持我省与东部省份在钢铁、煤炭、水泥、电解铝等产能过剩领域开展合作。

四是加大财政金融支持。利用产能置换、兼并重组等产业政策,积极争取国家奖补资金,加大省级财政支持力度。从窄划定需要政府主导或支持处置的“僵尸企业”范围,由省级财政整合安排相关专项资金,重点支持主动压减产品无销路、能耗高、污染重、安全风险大、不符合产业政策的体量较大、连带性强的大僵尸企业,综合考虑压减退出产能量、时间进度和职工安置人数实行梯级奖补;中小僵尸企业主要放给市场。支持银行通过向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打包转让、市场化债转股等方式,加快处置不良资产,提高不良资产处置效率。采取差别化的信贷政策,杜绝信贷“一刀切”模式。提高金融机构应对僵尸企业破产的处置能力,推进企业债务有序、平稳处置,防范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执笔:李冬莲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