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业务工作 » 研究成果 » 课题研究

贵州省提高民营经济比重五年行动计划 (2013-2017年)实施评估报告(摘要)

     字号: [ ]  视力保护色:

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民营经济评估组

《贵州省提高民营经济比重五年行动计划(2013-2017年)》(以下简称《五年行动计划》)实施以来,全省上下围绕各项工作部署,狠抓落实、深入实施,有力推动了全省民营经济逆势而上、跨越发展,民营经济占全省GDP比重由2012年的40.3%大幅提高到2017年的53.2%,达到了预期效果。

一、《五年行动计划》推动全省民营经济“总量突破、贡献提升 ”

(一)全省民营经济取得了“四大”新突破

一是规模总量实现新突破。全省民营经济增加值由2012年的2759.4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7201.68亿元,五年增长了161%。二是市场主体实现新突破。全省民营经济市场主体数量由2012年的104.3万户增加到2017年的242.97万户,五年增长了133%;民营经济注册资本由3792亿元增加到33569亿元,五年增长了785%。三是社会贡献实现新突破。全省民营经济从业人员由2012年的278万人增加到2017年的646万人,五年增长了132%。四是创新能力实现新突破。截至2017年底,全省国家级、省级企业技术中心共达到214户,2012年的3.24倍

(二)全省民营经济实现了“四大”新提升

一是民营经济对全省工业化的贡献取得新提升。民营经济对全省工业化的贡献由2012年的47%提高到2017年67.2%,民营经济已成为全省工业化的主力军。二是民营经济对全省城镇化的贡献取得新提升。全省民营经济占GDP比重每提高1个百分点推动全省城镇化率提高0.74个百分点,民营经济已成为推动全省城镇化的主载体。三是民营经济对全省新增就业的贡献取得新提升。民营经济占GDP比重每提高1个百分点吸纳全省新增就业人员26.2万人,民营经济已成为全省新增就业的主渠道。四是民营经济对全省脱贫攻坚的贡献取得新提升。截至2017年11月底,全省共有2438家民营企业参与帮扶行动,结对帮扶3520个贫困村,民营企业已成为全省脱贫攻坚的重要力量。

、《五年行动计划》促进全省民营经济进入“并跑”、“领跑”发展新阶段

(一)民营经济由“补充”、“跟跑”迈入“并跑”、“领跑”发展新阶段

我省民营经济比重于2015年首次超过50%,之后每年都稳步提升,到2017年提高到53.2%,稳稳撑起全省经济的半壁江山;民营经济在一、二、三产中的比重均已超过五成,分别占到56.6%、 53.8%、51.5%;民营经济在一些重要传统优势产业和新兴产业领域已处于领先地位,其中,在医药、特色食品行业民营经济的占比基本达到100%,在煤炭、建材、化工行业的占比分别达到81.7%、70.4%、58.3%,在大数据等新兴产业领域涌现出“货车帮”等独角兽企业引领行业发展。

(二)民营经济产业结构由“二三一”迈入“三二一”发展新阶段

民营经济三次产业结构由2013年的14.6:43:42.5调整为2017年的15.9:40.6:43.5,民营经济总体迈入以第三产业为主导的发展新阶段。

(三)民营经济迈入由传统动能驱动向新动能驱动转换的发展新阶段

根据2013-2017年全省监测的13个大类行业民营经济发展情况可以看出,我省民营经济不同行业发展出现明显分化,呈现高技术装备制造业整体趋升、战略新兴产业逐步发展壮大、传统行业增速放缓的态势。

(四)民营经济由各市(州)不均衡发展迈入竞相发展新阶段

2012-2017年各市州民营经济均以20%以上的年均(名义)增长率快速增长。其中,安顺、黔南、黔西南等民营经济排名靠后的市州以年均(名义)增长率分别高于全省1.7、3.5和8个百分点的速度奋起直追,各市州民营经济发展差距呈现缩小趋势,民营经济不均衡发展格局正逐步扭转。

三、当前我省民营经济发展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民营经济产业层次仍不高,转型升级困难

一是产业结构不优。我省民营经济长期依靠资源比较优势发展,能源、原材料型企业多,产业层次较低,产业链条偏短,重化工业比重较大。2017年,煤炭、化工、有色、冶金、建材五大传统行业占全省规模以上民营工业52.5%,去产能、去库存任务艰巨。二是品牌建设滞后2017年全省有效商标注册总量105358件,其中中国驰名商标仅25件,占0.02%;地理标志商标30件,占0.02%;贵州省著名商标1028件,占0.1%。全省有效商标注册总量仅占全国1492.0万件的0.7%;每万户市场主体的平均有效商标拥有量仅为422件,远低于全国的1520件。三是创新能力弱。我省民营企业多数处于产业链低端,具备较高科技含量和产业竞争优势的现代工业企业、高新技术企业较少。2017年省规模以上民营企业占全部民营工业企业户数的比例不足10%,户均产值只有1.64亿元。2017 年我省拟认定高新技术企业仅356家,数量远低于广东、江苏、浙江、重庆、云南等省份。

(二)民间投资增速和占比“双下滑”,发展动力不足

一是民间投资增速持续下滑2012年以来,我省民间投资增速呈逐年放缓的态势,由2012年的48.6%逐年放缓至2017年的8.9%,年平均回落近8个百分点。二是民间投资占全省投资的比重下降。随着民间投资增速放缓,民间投资投资的比重也由2012年的45.1%下降2017年的35.2%,年均下降近2个百分点。三是民间投资增长动力不足。民间投资集中的房地产、工业等传统领域增速大幅下滑,对稳定民间投资增长的支撑能力下降。2012-2017年,我省房地产民间投资增速从67.5% 下降至0.3%;民间工业投资增速27.4%下降至4.3%。

(三)民营经济发展仍未突破要素制约,生产经营成本高

一是基础设施配套滞后。各市州反映部分企业特别是农产品加工企业基础设施建设滞后,主要集中在水、电、汽、路等配套设施跟不上,满足不了企业需求。二是资金供给门槛高。融资难题依然是民营企业反映最强烈的制约民营经济发展的“紧箍咒”2017年我省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占比只有21.2%。三是用工成本不断攀升近五年,企业每年人均工资增长超过10%,涨幅远高于企业盈利的增长速度;与此同时,以工资为缴费基数的“五险一金”也随之水涨船高,导致本小利薄的中小企业举步维艰。

(四)民营经济发展的营商环境仍不优,民企活力不足

一是民营经济在部分垄断性领域仍难以渗透。从民营经济三产内部结构看,住宿餐饮业、交通运输及仓储、批发零售、房地产等市场准入门槛低、竞争充分的领域民营经济占比高,分别达到96.9%、58.6%、52.4%、42.1%;而金融、电信以及教育、医疗、文化、体育等营利性和非营利性服务业领域由于准入门槛高、市场开放程度低,民营经济占比很低。二是民营企业仍未获得平等竞争的市场主体地位。尽管国家一再强调确立平等的市场主体地位,但是民营企业受歧视现象仍较普遍。如:在招投标市场准入方面,有关管理部门为国有企业量身定制招标条件,导致民营中小企业直接被取消参与资格,或成为“陪标人”。三是“七难”问题仍是制约民营经济发展的重要瓶颈。从全省破解民营经济“七难”工作情况监测结果看,总体评价仍然不高,其中创业难、政策落地难、融资难问题尤为突出。

(五)民营经济推进机制还未形成合力,政策落地“最后一公里”问题仍然存在

一是民营经济管理体制未理顺民营经济没有形成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系统管理体系,且工作渠道不够畅通,也难以形成协同共管、密切配合、上下联动,推动民营经济发展的合力。二是民营经济统计指标体系尚未建立健全。我省尚未将民营经济相关指标列入常规统计体系中,导致无法很好地摸清家底、把握规律、研判形势,难以形成对民营经济发展科学决策的有力支撑。三是政策落实不到位,企业获得感不强。中央和省里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税收、用地、融资等方面的优惠政策,由于政策操作性不强一些地方和部门对政策落实不重视、对政策理解不到位、配套政策措施跟进不及时、人员变动频繁等原因,没有得到很好执行。

四、我省民营经济与全国的比较分析

(一)总量上的差距

从民营经济增加值看,2017年我省民营经济实现增加值7201.68亿元,仅略高于广东省48339.14亿元的1/7、不足江苏省47422.89亿元的1/6、不足浙江省33649亿元的1/4。从民营经济市场主体数量看,截至2017年底我省共有民营经济市场主体242.97万户,相当于广东的1/4、江苏的1/3、不足浙江的1/2;民营经济注册资本(金)为33569亿元,仅略高于广东的1/8、江苏的1/4。

(二)市场主体结构上的差距

从民营经济市场主体结构看,2017年我省私营企业数量占民营经济市场主体总量的22.1%,低于全国29.2%的比例,较广东、江苏、浙江分别低16.5个、8个、3.5个百分点;全省每万人口拥有私营企业154.3户,低于全国196.1户/万人的平均水平,较广东、江苏、浙江分别少187.3户、167.8户、32.9户;我省个体工商户与私企之比是3.4:1,高于全国2.4:1的比例,也分别高于广东、江苏、浙江的比例。

(三)企业规模效益上的差距

2016年,我省3007家私营工业企业,共实现营业总收入3840.44亿元,利润总额为239.64亿元,分别仅占全国的1.4%、0.9%和0.9%,远低于广东、江苏、浙江省所占比例。2017年,我省“民营企业100强”营收入围门槛仅为2.14亿元,而广东、江苏、浙江入围门槛分别达到了57.5亿元、107.2亿元、119.5亿元。

(四)行业分布上的差距

我省民营经济主要分布在批发和零售、住宿和餐饮、社会服务等进入门槛低、产业关联度不高的行业,在制造业、建筑业、商务服务等产业关联度较高的行业分布比例相对较小,而这正好是我省民营经济与全国以及江苏、浙江等民营经济发达省份的差距所在。

(五)发展环境上的差距

根据省投资促进局发布的贵州省2017年营商环境第三方评估(按照世界银行营商环境评估标准),我省在190个世界经济体中综合排名第94位,与发达经济体相比存在不小差距,也低于我国整体营商环境位列78位的水平。

五、加快民营经济转型升级的思路及建议

(一)总体思路

现阶段我省民营经济发展应紧紧围绕“创新驱动转型升级”总战略,强根基、补短板、促发展。在全面巩固《五年行动计划》实施所取得成效的基础上,以促进民营经济做大总量与提升质量为目标,实施新一轮《贵州省加快民营经济总量与质量“双提升”五年行动计划(2018-2022年)》,推动民营经济做大规模、做优结构、做强实力,力争到2022年,民营经济占全省GDP比重达到60%以上,成为引领全省经济转型发展、后发赶超的重要引擎。在具体路径上,重点实施“五大战略”推动实现“五大转变”,集中培育一批引领民营经济聚集发展的“顶天立地”型企业;推动服务业领域向民间资本全面开放,促进产业中高端转型提振制造业民间投资;强化对民营企业的政策服务,为民营企业营造公平竞争的法治化营商环境;加快民营经济创新转型步伐,形成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双轮驱动,传统产业与新兴产业齐头并进,各种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新产品加速涌现的民营经济发展新格局。

(二)措施建议

1.实施“抓大放小”战略,推动民营经济市场主体由“铺天盖地”向“顶天立地”转变

一是实施“民营企业十百千培育工程”。将处于细分行业前五十名的民营企业纳入支持和培育计划,采取分类指导、重点帮扶等方式,着力培育一批引领转型升级的知名企业。二是实施“民营品牌十百千创建工程”。大力实施品牌创新、质量创新和标准创新,着力培育一批有影响力的知名品牌。三是实施“民营企业家十百千培训工程”。建立“十百千”企业家人才库,进行动态管理;对入库企业家进行高层次、系统化培训,着力培育一批高水平的现代企业家。四是实施小微企业三年成长计划。实施民营经济市场主体提质行动,着力培育一批规模以上企业生力军。

2.实施“开放提振”战略,推动民间投资由“部分准入”向“全面渗透”转变

一是推动垄断性领域向民间资本开放。探索建立民营企业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限定清单长度;制定《贵州省民间资本进入垄断性领域实施细则》,树立民企投资垄断性行业“深水区”的信心;研究出台《促进服务业新业态发展的若干措施》,引导民间资本发展服务业新业态。二是改造提升传统产业,提振制造业民间投资。制定传统产业差异化转型升级路径,促使其向质量提升、服务优化、品牌高端等方面转型;引导传统优势产业中的民营企业到老挝、柬埔寨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办厂,化解传统行业产能过剩和竞争加剧问题;推动传统产业与新兴产业优势互补,形成有效的产业链耦合或产业间关联,拓展产业的转型升级空间三是以大力推行PPP项目PPP项目资产证券化为切入点,为民间投资进入基础设施及公共服务领域开辟新通道,力争民间资本占年度 PPP项目投资总额保持稳定增长。

3.实施“环境取胜”战略,推动民营企业由“饱受歧视”向“众星捧月”转变

一是营造高效便捷的政务环境。以促进投资创业便利化为导向,推进“宽进严管”商事制度改革;持续改进政务服务,借鉴浙江省经验,在全省全面推行“最多跑一次”改革,为投资者营造更加优化的发展环境。二是营造良好的生产经营环境。聚焦民营企业最关注的产业发展、税费改革、供地政策、金融环境等方面深化改革,加强产业政策引导,着力破解用地难题,降低用工成本,减轻税费负担,优化融资环境。三是营造更加公平的法治环境。聚焦“激发企业家精神”,落实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建立健全社会信用制度,加强企业知识产权保护,加强企业家财产权保护,加强企业自主经营权保护,立法保障市场公平竞争。

4.实施“创新引领”战略,推动民营经济由“要素依赖”向“创新驱动”转变

一是提升民营企业创新能力。鼓励企业技术创新,引导企业加大研发投入,建立企业研发中心、产业技术联盟等研发平台;强化企业管理创新,实施民营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引领计划,推动规模以上中小工业企业进行公司制改革;支持商业模式创新,通过产业和金融政策引导,鼓励民营企业创新发展新型商业模式、新型营销模式。二是促进产业迈向中高端。实施高新技术产业双倍增计划,鼓励民间资本投资高新技术、新兴产业实施中小企业“四新”经济培育行动计划,催生一批上规模“专精特新”中小企业。三是汇聚创新要素。加快创新平台建设,为民营企业创新发展提供全方位服务;探索组建“科技创新银行”,专项支持科技创新企业的融资;鼓励优势民营企业吸收、兼并科创型企业;将企业人才提升培训成本、高级人才安家企业补贴等纳入增值税抵扣项目,激励民营企业创新发展。

5.实施“合力攻坚”战略,推动民营经济政策由“脱实向虚”向“脱虚向实”转变

一是凝聚民营经济发展强大合力。强化省、市、县三级民营经济主管部门职能,提升管理服务效率;建立民营经济统计监测制度,及时跟踪全省民营经济运行动态,增强政策调控的科学化水平;培育行政审批事项待办中介服务机构,为民企提供优质服务,提高政策可达性。二是完善民营经济政策制定机制。制定阶段性民营经济发展规划,确保推动民营经济发展的重大政策既有突破又不冒进;建立有效的政企沟通和反馈机制,确保政策措施“条条解渴、招招管用”;动态修订完善民营经济政策,确保每一项政策都能落地。三是完善民营经济政策实施机制。加强民营企业政策服务,编印《贵州省扶持产业及民营企业发展优惠政策汇编》,不断扩大政策宣传覆盖面和政策服务受惠面;对民营经济政策落地情况开展第三方评估和评议,健全相关奖惩机制,打通政策落实的“最后一公里”。

导:张绍新

评估组组长:秦占奎

笔:马芳芳徐建伟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