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业务工作 » 研究成果 » 专题调研

以乡村振兴战略为指引擘画新时代传统村落新篇章——贵州省传统村落保护传承发展调研报告(摘要)

     字号: [ ]  视力保护色:

为贯彻落实省委书记孙志刚和省委副书记、代省长谌贻琴2017年11月25日关于第三届“中国传统村落·黔东南峰会”的指示精神,总结经验,创新发展,续写新时代贵州传统村落保护传承发展新篇章,助推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组成调研组深入9个市州开展了专题调研,形成本调研报告。

一、贵州传统村落基本情况

(一)量多面广,位列全国第二

“黔山秀水魂,醉美乡愁处。”传统村落承载着中华儿女的美丽乡愁。自2012年起,贵州共有四批、545个村落纳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占全国总量的13.1%,仅次于云南,位列全国第二。黔东南州309个、黎平县93个,两地传统村落数量分别位居全国地州市级和县级数量第一。

(二)依山傍水,风貌古朴迷人

“水声巫峡里,山色夜郎西”。贵州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地貌特点,形成了传统村落依山傍水、山环水绕的奇丽风貌。这些阶梯式、平谷式、傍水式、台地式的传统村落与黔山秀水浑然天成,完整地保存着“山水—田园—村落”的格局。

(三)类型多样,风物丰裕闲美

“一生痴绝处,有梦到贵州”。贵州传统村落按照历史环境、格局特色、传统建筑、非物质文化遗产等不同可分为特色文化类、特色景观类、特色产业类、特色聚落类和特色工艺类等五大类。

(四)文化多彩,风俗独特绚丽

“处处有历史、步步有文化”。贵州传统村落形成历史悠久,在黎平县93个中国传统村落中,就有9个形成于元代、39个形成于明清之际。这些传统村落活态传承着奇丽的风俗文化、古朴的民族民间艺术文化等,彰显出贵州民族文化的原生性和历史文化的厚重性。

二、贵州传统村落保护传承发展的主要做法与成效

(一)做法

1.立足长远,统筹推动,形成组织、法规、资金、技术、人才“五位一体”保障新供给

一是加强组织保障。2015年,省级层面成立了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工作领导小组,各市(州)也分别成立了相应的工作机构并向基层延伸。二是加强法制保障。省级层面相继出台《关于加强传统村落保护发展的指导意见》、《贵州省传统村落保护和发展条例》等政策法规,成为全国第一个对传统村落保护省级立法管理的省份。三是加强资金保障。中央层面,已向贵州139个中国传统村落给予专项资金补助,还将61个列入2018年中央财政支持范围;省级层面,设立传统村落保护发展扶持资金,从2015年起每年不低于1.5亿元专项资金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四是加强技术保障。全省545个中国传统村落规划编制和档案建立实现全覆盖。制定规划技术导则、地方传统建筑参考图集等,免费提供村民建房使用,指导规范村民有序建房。五是加强人才保障。组建省级、市(州)和县级专家工作组,每个传统村落确定1名专家,为传统村落保护发展提供智力支持。

2.整体保护,挖掘价值,形成风貌、风俗、风物的“三风资源”保护利用新格局

一是坚持“三风资源”整体保护。各地注重保持传统村落的完整性,坚持村落结构肌理保护与山水格局保护并重、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并重、生产生活环境保护与生产生活方式保护并重。二是挖掘传承“三风资源”多重价值。注重挖掘和保护传统村落的历史、文化、艺术、科学、经济、社会等多元价值。

3.整合资源,突出重点,推进生活环境、生产环境、生态环境“三生环境”协同新建设

一是汇聚力量,改善“三生”设施条件。各地把传统村落生产生活生态条件改善列为民生实事,整合专项资金,完善水、电、路等基础设施,加强人居环境改造及消防防灾设施建设等。二是整合资源,推动“三生”环境改造。各地整合人居环境、旅游设施等项目建设,推动传统村落民居改造和居住环境改造与基础设施、特色产业发展、民族文化保护传承等协同建设。三是立足产业,创新“三生”协同机制。建立产供销协同生态系统,推动光纤网络及4G网络覆盖工程与金融机构、电商平台、主流物流、线下机构等结合。已实现396个传统村落光纤网络覆盖,445个传统村落4G网络覆盖,极大推动了当地“黔货出山”、农村淘宝的快速发展。

4.因地制宜,特色培育,以大扶贫为统揽,积极探索“多种融合”发展新路径

是互联网+村落。贵州通过探索“互联网+村落”,发展村落电子商务,解决了部分村落的购销渠道,拓宽了特色农产品和传统手工艺品的市场,成为传统村落群众脱贫致富的重要路径。二是大生态+村落。积极争取国家林业生态建设工程,在林业生态建设项目劳动力的组织上优先安排贫困人口、优先培训贫困人员上岗、造林计划任务优先安排在贫困村落。三是大健康+村落。依托民族文化、苗岭风情风光、民族医药、中药材、生态等资源,突出民族特色,大力发展以多种业态产品。四是大旅游+村落。各地通过旅游产业带动、项目扶持、政策支持等多方面、多形式参与脱贫攻坚战,全力助推脱贫致富奔小康。

5.加大宣传,塑造品牌,打造峰会活动、试点示范、创业就业“三大平台”新动能

一是打造宣传交流平台。精心办好“中国传统村落·黔东南峰会”和“中国美丽乡村·万峰林峰会”。二是打造示范引领平台。加快安顺市镇宁县城关镇高荡村等10个省级示范性中国传统村落建设,强力推动形成示范。三是打造创业就业平台。各地把支持村落创业就业作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拓宽就业渠道,增加农民收入的重要手段。

(二)成效

1.传统村落文化遗产得到基本保护

全省上下齐抓共管,基本遏制了传统村落快速消失的局面,大量有重要保护价值的濒危文化遗产得到了抢救性保护,一大批国家级非遗代表项目得到很好传承。

2.生产生活条件逐步改善

许多传统村落基础设施、消防设施、生态环境等生产生活条件得到改善,村落面貌焕然一新。传统村落通油路率、饮用水安全达标率、自来水普及率、农村电网网改率、广播电视和宽带覆盖率、通电话率、通邮率均达到100%。

3.形成保护利用多元模式

各地紧密结合各自资源优势和外部条件,形成了旅游开发保护利用模式、生态博物馆活态保护传承模式、社会组织与村落共建保护模式、村民自治保护模式等多元模式。

4.保护发展意识深入人心

大量村落入选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给贵州的传统村落保护带来了明显的“打招呼效应”,传统村落保护发展意识有了质的飞跃,社会认同度大幅提升。

三、问题分析

(一)保护不足,覆盖面小、方法单一,与贵州丰富的村落资源不相匹配

一是覆盖面小,区域、民族之间保护不均衡。贵州仅545个纳入国家级名录,还有约4500个优秀传统村落未能纳入保护。黔东南地区和黔北地区的北侗和土家族、黔西地区的土家族、彝族等众多民族特色突出的村落亟待保护。二是方法单一,差异化保护不足。信息化利用不足,不利于研究、记忆、保护、传承和宣传。省域传统村落规划还是空白,各个村落之间规划缺乏衔接、融合与功能区分,规划趋于同质化。

(二)建设不足,基础设施、人居环境等改善上与村民期待存在较大差距

一是基础设施建设、人居环境改善不平衡、不充分,与广大村民期待尚有较大差距二是传统村落面临“千村一面”困境,与各美其美的“乡愁”载体存在较大差距。三是建设统筹不足。

(三)传承不足,偏重经济价值,与传统村落丰厚的多元价值不协调

一是不注重多元价值的阐发利用。对于传统村落建筑、历史、文化、经济、艺术、社会等方面的价值研究阐发利用不足,“活态传承体系”还未形成。二是村落空巢化使文化传承难以为继。传统村落中青年人口流出形势严峻,很多地方都是“只见村庄不见人”,村落的生活气息、传统文化逐渐流失。

(四)发展不足,脱贫攻坚、产业培育、集体经济发展等任务艰巨

一是脱贫攻坚难度大。传统村落多集中在交通不便、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地方,自然条件恶劣,基础设施不完善,贫困发生率高。二是产业培育增收致富难。全省80%以上的传统村落还是以传统农业为主,产业发展单一、滞后。三是集体经济发展不足。

(五)保障不足,资金统筹难、部门联动弱、人才技术缺等难题亟待破解

一是资金统筹难。中央资金下拔渠道主要从财政和环保两个部门,两个部门都分别按照规定使用资金,造成资金使用效率低。二是部门联动弱。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工作涉及省、市、县、乡四级,20多个部门,导致项目资金整合等不能形成合力。三是人才技术缺。造成了项目实施过程中专业技术水平无法达到传统村落保护的要求。

四、擘划新时代贵州传统村落保护传承发展新篇章的对策建议

擘划新时代贵州传统村落保护传承发展新篇章,要以乡村振兴战略为指引,推动传统村落从重视物质载体保护建设的1.0时代向以整体保护、生态建设、文化传承、产业融合、机制创新等为重点的2.0时代迈进

(一)着眼“姿态”,在“保护”上谋新篇,健全传统村落保护体系

通过实施传统村落信息平台建设工程、传统村落分级分类保护工程、传统村落保护发展提升工程等三大工程,进一步丰富传统村落保护方法、完善保护体系。

(二)着眼“生态”,在“建设”上谋新篇,推进传统村落生活现代化

通过实施传统村落规划优化深化工程、实施创建绿色村庄工程、创新传统村落建设模式等举措,大力改善传统村落的人居环境,推动村落村民生活现代化。

(三)着眼“活态”,在“传承”上谋新篇,深度挖掘传统村落多重价值

通过实施传统村落文化研究阐发创新工程、传统村落博物馆建设创新工程、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创新工程、传统村落文化交流创新工程等四大创新工程,深度挖掘传统村落多重价值,彰显传统村落文化魅力。

(四)着眼“业态”,在“融合”上谋新篇,创新传统村落发展新举措

依托传统村落独特资源,实施“传统村落+”融合行动计划,大力拓展传统村落发展新空间。大力打造山地农业观光休闲、水乡生态科普、湿地生态休闲等大生态产业业态。发展避暑疗养、旅居养老、休闲度假、民族医疗文化体验、健康养生运动等大健康产业业态。积极开发民族村寨观光等旅游业态,构建“大循环+微循环”的线路格局,推动村落集聚发展。运用现代信息技术,结合文化、产业和旅游,探索互联网小镇、数字经济发展新业态。

(五)着眼“形态”,在“体健”上谋新篇,加大传统村落体制机制保障

推进乡村振兴,根本要靠深化改革。通过完善一系列政策体系、建立一系列联结机制、培育一批优秀带头人、总结一批典型模式,用好改革的红利,探索、构筑一个健康持续的传统村落保障体系。


课题指导:杨

长:马(执笔)

参与调研:李贵飞胡江华戴成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