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业务工作 » 研究成果 » 专题调研

建立省域金融体系是构建现代产业体系的重要举措——关于贵州省域金融体系的研究(摘要)

     字号: [ ]  视力保护色: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基石,是解决不平衡不充分发展问题的关键因素。新时代下,基于省域经济发展的差异性,从弥补国家金融体系服务地方发展不足的制度性缺陷出发,主动构建与现代化经济体系相匹配的个性化省域金融体系,增强地方政府金融资源配置的主动性和话语权,对地方补齐发展短板,构建现代产业体系,确保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现代化建设新征程具有重要意义。

一、省域金融体系的内涵及意义

省域金融体系是国家金融体系的子系统和有益补充,是按照金融分层发展的规律,为了满足地方政府差异化和特色化发展的需要,在国家法律规定框架内,建立的银行体系和非银行金融机构的组织结构,以及各类金融机构在整个金融体系中的地位、职能和相互关系。与国家金融体系比,省域金融体系具有补充性、地域性、协同性。构建省域金融体系是进一步完善和优化国家金融体系的现实需要,是进一步推动现代产业体系协同发展的现实需要,是进一步增强地方政府对金融资源配置自主权的现实需要,也是进一步主动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现实需要。

二、省域金融体系的发展定位和建设架构

结合现代产业体系对金融协同发展的要求,课题组初步构想了省域金融体系的发展定位和建设架构,认为发展定位主要应“聚焦中小微企业发展需求、聚焦省域重大发展战略、聚焦城乡金融二元结构矛盾和聚焦金融风险防控”主要架构是要构建“以地方中小金融机构为主力军,以多层次资本市场和政策性金融为重要补充,以金融开放机制、特惠型金融扶贫机制、中央和地方协同监管机制为重点任务,以绿色金融、科技金融、普惠金融和供应链金融为主要业务创新方向”“1234”基本架构。

三、我省省域金融体系发展的现状

近年来,我省深入推进“引金入黔”、加快推进金融“五个全覆盖”和“十延伸十服务”,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有效引导和化解了区域内金融风险,守住了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当前我省省域域金融体系发展的主要特征体现为五个方面:一是省域金融机构不断完善,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有所增强。体现为省域和县域金融机构体系不断健全,金融便民服务已基本全覆盖。二是地方中小银行快速成长,成为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主力军。地方中小银行机构资产占比已高于大型商业银行资产占比8.03个百分点,机构数量占比高出31个百分点。三是资本市场融资规模快速扩大,实体经济融资渠道不断拓宽。2006年以来我省直接融资的比重由1.5%上升到22.1%,其中债券融资规模约占九成。四是地方政策性金融创新发展,打造了重大项目和薄弱领域融资的“主航道”。其中政策性担保实现了88个县全覆盖,政策性金融信贷产品加快创新,脱贫攻坚基金等各类政府投资基金各显神通。五是风险防控制度体系不断健全,金融风险和债务风险总体可控。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比西部地区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低0.67个百分点,工业企业杠杆增长率逐步下降,去杠杆成效初步显现。

四、我省省域金融体系存在的主要问题

随着我省金融供给的不断扩大,金融资金向实际经济供给的质量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甚至存在脱实向虚的迹象,课题组通过大量深入调研和模型测算,总结了我省省域金融体系发展存在的六个方面突出问题:一是省域金融体系资源配置效率不高,投入产出不匹配的“规模不经济”现象明显。主要体现为:全省金融效率总体呈现“倒U形”分布,金融与经济增长均衡发展的最大问题已不是单纯的金融总量扩张,资金配置方面的低效率才是制约金融和实体经济增长实现高效稳定均衡的最大障碍。二是省域金融体系机构和资源分布不均,区域间金融供给的“虹吸效应”仍存。主要体现为:省会与市州之间、城市和农村之间、非贫困县与贫困县之间金融机构和资源分布不均衡。三是地方政策性金融体系还不完善,对重大项目和薄弱领域的“输血”效应不足。主要体现为:政策性贷款规模再扩大掣肘多、政策性担保的作用发挥不够、产业脱贫基金账面规模大实际落地少。四是省域金融体系服务实体经济作用仍然不强,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依然严峻。主要体现为:融资成本高、融资门槛高、融资期限短、融资审批慢四个方面。五是省域金融体系的创新活力不强,新金融业态发展“盆景多”“风景少”。主要体现为:绿色金融的信贷规模小、主打交易产品少、区域协同不到位、激励和保障机制不健全;科技金融的服务和产品创新少,在工作机制、机构设立和平台建设方面较发达地区存在着较大的差距;供应链金融运营主体单一,核心企业对供应链产品介入意愿不强等。六是部分机构和行业的风险隐患仍然突出,风险监管和处置的压力较大。主要体现为:政府债务风险与金融风险叠加、银行机构的不良率逐年上升、部分国有企业的杠杆率较高等。

五、新时代我省加强省域金融体系建设的对策建议

按照省域金融体系的框架构想,结合我省省域金融体系的发展现状和存在的突出问题,课题组建议按照“1234”的体系架构持续加强省域金融体系的建设力度,打造高效健康的省域金融体系,为推动金融与现代经济体系协同发展和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风险的底线提供坚强保障。具体建议为:

一是做大做强“一支主力军”,形成以地方中小金融机构为主导的间接融资体系。在农信社方面,应加快推进41家困难社改制为农商行,考虑引进国开行、农发行、国内战略资本、省内茅台集团等与省联社组建国有金融控股公司,整体推进41家困难社改制。在村镇银行方面,应支持省外社会资本在经济强县增设村镇银行法人机构,逐步推动经济强县内村镇银行达到2家以上。鼓励省外社会资本在大集镇和经济强镇设立村镇银行法人机构,推动村镇银行在大集镇和经济强镇设立经营网点。在地方商业银行方面,应加快地方商业银行服务模式转型,提高对县域、社区、农村金融服务机构的覆盖面和可获得性。应支持地方商业银行+互联网,探索与BAT等国内大型互联网企业建立合作协议,推动线上线下融合发展。在省金控公司方面,应将地方国企持有的金融股权集中到省金控公司集中化管理,将省金控公司打造成为“全牌照、多元化”的AAA级战略性、创新性金融发展平台。应着力通过省金控公司为市州和县级政府的基础设施和民生项目融入低成本的长期资金,转借各地政府使用,切实降低市县政府融资的成本。

二是建强“两个重要融资补充”,形成多层次资本市场和政策性金融两大融资辅助体系。一方面,要着力从证券市场、场外股权交易市场和保险市场三个方面加强多层次资本市场的融资体系建设,不断提高实体经济的直接融资比重。另一方面,要扩大政策性贷款规模、建强政策性担保体系、推广创新政策性保险、加快脱贫攻坚基金落地,不断加强地方政策性金融体系建设,促进资金向薄弱领域“输血供氧”。

三是着力形成“三大重点机制”,打造内陆地区金融开放机制、特惠型金融扶贫机制、中央和地方金融协同监管机制的创新高地。要完善内陆地区金融开放机制,重点打造西部融资型区域金融中心和中瑞金融合作示范区,建设内陆金融开放高地。要建设特惠型金融扶贫机制,重点建立金融扶贫联动制度、特惠金融信贷考核机制和差异政策化扶持机制,以政策的精准引导提升金融精准扶贫的实效。要建立中央和地方金融协同监管机制,重点建立中央与地方金融监管协作机制、地方金融风险监管和防范机制、地方金融债务处置协调机制,加强国有企业杠杆率和政府债务两大重点风险点的防范和化解力度,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风险的底线。

四是创新发展“四大金融业态”,建设以绿色、科技、普惠、供应链为特色的产融结合体系。在绿色金融方面,建议要争取与周边地区及长江、珠江生态受益区域设立绿色金融发展协同机制,推动相关地区参与和资金投入,探索建立长江经济带和泛珠江区域排污权交易中心,开展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在科技金融方面应在“1+8”开放平台设立政府科技贷款风险补偿金和科技贷款贴息资金,形成政府引导、多方参与的科技型企业贷款风险补偿机制。在供应链金融方面,要支持省属国企等重点企业发展供应链金融,引导核心企业以自身良好的资信,帮助供应链上下游的中小企业破解融资难、融资贵难题。支持省供销社借助供销业务开展供应链金融服务缓解供应链上下游企业的融资难题。在普惠金融方面,要推动省内商业银行加快县域空白网点布局,在有条件的乡镇增设具备信贷功能的分支机构。要加快农村地区金融自助服务终端或便民服务点布设。要将移动技术作为普惠金融的重要载体,在农村推广移动支付和助农取款终端,解决农村地区物理网点不足等问题,提升农户金融服务便利性。要加快推动普惠金融产品创新,推动扩大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和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试点范围、探索开展中小微企业转贷方式创新试点、鼓励各地设立中小微企业周转资金池,进一步缓解三农和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和融资贵。

课题指导:张绍新

课题组长:冯文岗

笔:吴琛琛  冯文岗

  马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