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业务工作 » 中心工作 » 调研情况

中心完成贵州依托“近海近边近江”区位优势进一步拓展“一带一路”开放空间研究

     字号: [ ]  视力保护色:

    自我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我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取得积极进展。为充分发挥贵州“近海、近边、近江”的区位优势,进一步拓展“一带一路”开放空间,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结合省委省政府“关于加强四个方面研究”的精神,成立课题组开展了专题研究。课题组在着重对贵州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投资贸易合作的互补性等进行分析的基础上,提出了贵州进一步拓展“一带一路”开放空间的总体思路、路径选择和对策建议。

课题组认为,国家层面对西南地区参与“一带一路”的战略定位,不仅使贵州拓展“一带一路”开放空间的“浅内陆”区位优势凸显;而且,西部地区连接“一带”与“一路”的物流枢纽地位,使贵州参与“一带一路”合作“左右逢源”、“四面临风”。贵州及全国各地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近五年的实践探索,为贵州进一步拓展“一带一路”开放空间提供了很好的借鉴模式。

课题组通过对“一带一路”沿线六大地理板块(东南亚、南亚、中亚、蒙俄、西亚北非和中东欧)国家经济发展水平、产业竞争力水平等进行系统性比较分析,认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发展水平总体呈现“西高东翘、南弱北强、中部塌陷”的格局,经济增速及发展活力总体呈现“东高西低、南快北慢、中部滞缓”的格局,经济发展动能总体呈现“能源储备、对外开放、储蓄投资、教育投入”的差异化特征;贵州相对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产业比较优势,主要体现在基础原材料产业保持的传统优势、制造业显现的后发优势、工程建设领域形成的专业性优势等方面,成为贵州拓展“一带一路”开放空间的基础。

课题组通过对贵州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产业互补性分析,认为:(1)贵州与东南亚“近边”国家比较,除了在劳动密集型加工业领域与其互补性较小外,其他领域产业互补性均相对较强、合作空间较大;(2)贵州与南亚国家比较,在多个领域与其产业互补性均较强,产能结合度高、合作空间大;(3)贵州与中亚及蒙俄地区国家比较,产业发展与其有一定的差异性和互补性,能矿等原材料产业产能结合度相对较高,合作潜力大;(4)贵州与西亚北非、中东欧国家比较,虽然与其有一定的产业互补性,但“地缘上”相对疏远,与其开展贸易和工程建设承包领域合作的潜力大于产能合作。

课题组认为,贵州进一步拓展“一带一路”开放空间,可按照“人文交流先行,工程承揽探路,实业投资跟进,贸易往来互利,园区合作互融”的总体思路,立足东南亚“近边”国家,放眼南亚、中亚、蒙俄及中东欧等“远方”国家,沿着 “一路”与“一带”由近及远,以点带线、由线带面,不断扩大“朋友圈”范围。在路径选择上,可将东盟作为贵州参与“一带一路”全方位合作的主选区,全面深化双边投资贸易合作;将南亚作为次选区,积极开展差异化产业互补合作;将蒙俄、中亚作为“拓荒区”,从加强贸易合作入手带动产业投资合作;将中东欧及西亚北非作为延伸区,从工程承包和贸易入手积极加强合作。

课题组建议,一是夯实物流通道——畅通“一带一路”南向通道黄金水道,实现“有水有港有出路”,抢占“通道制高点”。二是人文往来先导——畅通“一带一路”科技、教育、文化、文艺、旅游等民心互通渠道。包括进一步扩大教育交流;打造“一带一路”庙会大舞台;发挥好旅游业的先导作用等。三是示范引领带动——以园区为载体,选择重点国别率先开展“引进来”示范合作,“走出去”产能对接带动。包括先行先试服务业领域合作;借力国家《中医药“一带一路”发展规划》推动大健康产业国际化发展;“走出去”先行开展“近边”国家产业示范园区合作;“引进来”建设“中国(贵州)‘一带一路’绿色产业创新创业示范园”等。四是政策支持保障——重点完善“走出去”激励政策,以投资带动贸易和产业发展。包括加强和完善贵州优势产能对外投资激励政策;设立“一带一路”发展基金;落实境外发债备案制;实行优势产能“走出去”税收减免政策等。五是风险防控筑底——加强“走出去”国别法律、文化、宗教和习俗等研判。包括开展重点国别法律专项研究,事前做足风险防控“功课”;引导企业“抱团出海”;强化贵州驻外商务代表处的风险预警职能;警示企业慎重走进与我国未签署“双边投资保护协定和避免双重征税协定”国家;引导“走出去”企业履行社会责任,强化对劳务派出人员尊重当地风俗习惯的教育引导;利用好国家“国际商事争端解决机制”的后盾等。(开放与现代服务业部供稿)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